胡子昂与三钢厂

作者:尹飞龙    来源:江北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2-3-2

胡子昂,1897年3月出生于巴南区。他不止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创建者之一,更是三钢厂的缔造者。

1938年春的一天,一架小飞机从珊瑚坝机场直飞武汉。胡子昂一下飞机便直奔“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面见周恩来。

一进办事处,他好奇地打量起简朴而整洁的客厅。只见一个人疾步走来:“是重庆来的胡子昂先生吗?对不起,我迟到了。”

胡子昂震惊了,堂堂中共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竟然如此坦率谦逊、温文尔雅。

周恩来从倾尽家产赴国难的卢作孚和他的民生公司谈到保卫大武汉,尤其强调了前线在物资上的巨大需求,并亲切地寻问胡子昂下一步的打算。

胡子昂说:“我以为,当务之急是发展国防生产,特别是重工业,我们准备在重庆兴办钢铁厂。”

周恩来想了一会儿,然后亲切地问“有把握吗?”

胡子昂点头说:“我们已讨论多次了,不少人愿意搭股集资,当然还要争取政府贷款。”

“兴办钢铁厂,大后方的兵工厂可以就近取材……嗯,这主意好!就能让前方将士知道他们有用不完的枪炮和弹药,好极了!”临别之际,周恩来紧握着胡子昂的手嘱托道:“这是一场持久战,需要雄厚的民族工商业为后盾,希望大后方各界紧急行动起来,将抗战进行到底。”

与周恩来的这次会见虽然时间不长,但胡子昂的心里有了底,坚定了兴办钢铁厂实业救国的信心,尤其是周恩来胸怀全局的人品、抗战必胜的信念感染了他,他马不停蹄地回到重庆,与胡仲实、胡叔潜等实业家发起筹办中国兴业公司的倡议,地点就选在嘉陵江北岸香国寺的后坡上,即今天的御龙天峰楼盘所在地。

1939年7月,中国兴业公司获准成立。国民党政府以贷款相要挟,胡子昂等实业家被迫接受了官方近乎苛刻的条件,一是“中兴”只能是民营企业,政府不补一分钱。二是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任董事长,经济部长翁文灏等其他相关部长任常务董事,其余出钱、干事的企业家一律不得进入董事会,连胡子昂也只当了个副总经理。尤其气人的是第三条:孔祥熙等官股派负责董事会的席位和利益分配,胡子昂等民股派则负责建厂、生产等现实难题,但为了抗日救国,胡子昂不计名利——干!

筹备难,建厂更难,征地拆迁、基建水电、原材料……个个都是拦路虎。胡子昂四处奔忙,能讲道理的讲道理,必须打点的才打点,因为他要用有限的钱,在夹缝中筹办一个在当时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型钢铁厂,还要伺候好“官股派”的老爷们,他要做的事情之多超乎想象。

胡子昂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督察工程质量和进度,然后催促进口设备,重要的客户必须亲自接待,员工们都晓得胡子昂才是实际的当家人,遇到了事情也只找他。他每天都在和时间赛跑,因为他知道,早一天练出钢铁就能生产出更多的枪炮和子弹,就能打死更多的侵略者,就能挽救更多中国军人和同胞的生命。高峰时,中兴厂的产量占了大后方钢产量的25%、铁产量的10%,与渝鑫钢铁厂一同成为战时中国冶金工业的两大支柱,为抗战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为了降低成本、稳定产能,公司还在川渝境内建起了采矿、冶炼、机械、发电等12个分厂。

正当中兴钢铁厂顺风顺水之际,一场风波让胡子昂体会到了什么叫“报国无门”。“官股派”的老爷们成天正事不干,专搞安插心腹、结党营私的勾当,这些胡子昂都能忍,没想到闲来无事的他们竟合起伙来算计胡子昂,污蔑他以开厂的名义为地方老百姓提供燃煤和水电等生活必需品是假公济私、以权谋私,精疲力竭的胡子昂被迫于1941年春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这真是“英雄有心杀敌”却遭小人陷害,仰天长啸的胡子昂心急如焚,一向不问政治的他开始关心政治。

一天,在重庆白象街工商人士座谈会上,周恩来用事实揭露了国民党当局对民族工商业的剥削与打压,原来,官僚集团在出口猪鬃、桐油、生丝等农副产品时收的是高价值的外汇,但跟工商界结算时却给的是天天贬值的法币。周恩来强调:“持久的抗战比的是民族意志力,必须发展壮大我们的民营资本。”从此, 胡子昂 常去上清寺的“特园”做客,多次聆听周恩来的讲话后,他决定不再沉默,要为民族工业发展壮大而努力。

1942年成立川康兴业公司,胡子昂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随后他又扩充华康银行并任董事长。1944年3月,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中兴公司因生产经营不当年年亏损,在众多民股董事的大力推荐下,被冷落了3年的胡子昂重回“中兴”担任总经理。

1945年12月抗战胜利后,中国兴业公司研制出了一种适合内河航运的新型燃煤拖轮。第一艘拖轮“亚美号”试航南京那天,中兴公司的董事和股东们云集朝天门,身为总经理的大功臣胡子昂参与了隆重的剪彩仪式,他从礼宾小姐手中取过剪刀,亲自为“亚美号”剪彩,那一刻,胡子昂觉得所有的委屈和汗水都值得,终于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了。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灭顶之灾正在降临。

因为中兴厂是块“肥肉”,国民政府各部门纷纷插手,各派系之间因分赃不均常常发起争斗,趁孔祥熙到美国参加世界经济大会之际,宋子文发起了倒“孔”活动,官司一直打到蒋介石那里,最后,中兴董事长孔祥熙的行政院长职务被解除。恰在这时,美国人的干预成为了压垮中兴钢铁厂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二战结束后,美国积压的钢铁堆积如山,怎么能眼睁睁地让中国的钢铁厂发展壮大呢?于是,美国人掐断了中兴公司的资金链,同时大量向中国低价倾销钢铁,最后,国民政府的经济部下令关闭“中兴”,员工就地遣散。

心有不甘的胡子昂四处求人……但官员们的答复越来越干脆:“美国的钢材又好又便宜,你们能比吗?留你们是自找包袱!关!”。胡子昂心里清楚,这群发国难财的家伙,他们都忙着回南京、上海去抢地盘、抢位子,哪有心思管“中兴”的死活呢!就这样,大后方首屈一指的钢铁厂瞬间倒塌了。

把“中兴”当作命根子的胡子昂愤怒了,回到办公室,他把桌上的一叠《中央日报》甩在地上:“卖国贼!全是骗人的鬼话。”随后,胡子昂作出了人生最重要的抉择——响应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积极参与发起成立民族工商业者自己的政党——中国民主建国会,壮大民族工商业。

1949年11月重庆解放,近乎倒闭的“中兴钢铁厂”得救了,人民政府通过赎买,接管了该厂并更名为104厂,随后又改名为重庆钢铁公司第三钢铁厂,江北人亲切地称之为“三钢厂”。高峰的时候,三钢厂的职工多达几千人,“三钢厂”在完成历史使命后,响应市政府“退出市区,搬入郊区”的号召,2003年顺利地搬迁到大渡口区长江钢厂原址并实现了产业升级,如今,在原“三钢厂”的地盘上已建成了高品质楼盘—— “御龙天峰”。

岁月静好话沧桑,一幢幢高楼,正无言地述说着脚下这片热土昨天的辉煌与曾经的悲壮!今年是胡子昂先生诞辰125周年,让我们永远怀念他。


上一条: [ 美美与共 和和相生——记北京冬奥会闭幕式 ]
后一条: [ 把春天唱给你 ]

[打印] [关闭] [顶部]